Sunday, December 31, 2017

秦伟平:2017人民币兑美元逆势升值,2018何去何从?

2017人民币兑美元逆势升值,2018何去何从?
作者:秦伟平
2017年即将过去,中国经济走势牵动了海内外很多人的心。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大家更关心人民币汇率的变化。经过最近几年的一路贬值之后,在2016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到6.96,濒临破七,包括笔者在内的多位经济学者和投资机构都预测2017年人民币会继续贬值,笔者认为如果能把贬值程度控制在7.5,那么就算中国政府赢了。

结果令人大跌眼镜,人民币在中国央行的强力干预下,不但止跌回升,更是逆势大幅升值5.6%。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55左右,甚至在元旦前夕营造人民币升值氛围,欺骗中国大妈和吃瓜群众无数。人民币逆势升值,面对这种结果真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如同去年底你见过一个不幸患上癌症的朋友,本应该配合医生做手术积极治疗,未想到他竟然跳下病床拒绝就医,报名跑马拉松比赛去了,虽然气色很差,但依然强撑着去比赛,说自己没有病,真希望这个世界有奇迹出现,让他身体康复,但作为一个关心他的人,更担心他在2018年或者未来的某一刻,突然悲壮倒下。

2017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明显好转,官方公布的GDP增长速度依然会在6.5%以上,真实情况要严重许多。2017年初,中国发改委公布了高达65万亿的宏伟投资计划,不出意外的话,到2017年底,中国债务总额将有可能突破250万亿达到历史新高。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公开强调防范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但同时却继续放任通过央行印钞和巨额信贷刺激经济发展,让各级政府和他们控制的国有企业不停举债,大搞基础设置建设,完全不计后果,没有GDP增长和就业,就没有当下的社会稳定,搞不好就要掉乌纱帽,如果足够幸运的话,烂摊子可以丢给下一任政府,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洪水滔天也是明日的事,不去想也不要管,过一天算一天。至于民营企业的倒闭潮,越来越多的老百姓生活陷入困境,官方根本没有真正在乎过。

2017年真实的M2增速可能是一个谜,有人说是13%,有人说是12%,但最近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8年的M2增速定调为9%,这不过是一个数字游戏,每年新投放市场的人民币十万亿起步,这种吃相和玩法也只有曾经的津巴布韦能够媲美。问题是,天量无限制供应的人民币不但不贬值,还在2017年继续升值,这分明是一个博傻游戏。央妈在操盘,控制着一切,深谙人性的中国政府看透了中国老百姓的心思,买涨不买跌,人民币升值,赶紧卖出美元给央行吧,这才是明智之选。在这场中国经济大变局中,目光短浅到只关注眼前利益,注定要失去一切,成为潮水退去那批裸泳的人。

是的,2017中国政府赢了,完胜那些急于短期套利爱占便宜的大妈和中产。当然,想赢得这场汇率保卫战没有那么简单,除了更为严格的外汇管制外,前几年鼓励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大手笔“买买买”,现在中国政府的新政策是,“卖卖卖”,最近几个月,万达、海航和复星等企业开始大举出售海外资产,让美元回流中国,没有足额的美元储备,就没有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更没有中国社会的稳定。当然,笔者早在半年前也曾公开呼吁,这些海外资产应该出售,因为这些钱绝大多数来自于国内银行的天量信贷,并不是这些企业的合法盈利,笔者非常担心造成国有资产和十四亿老百姓财富的流失。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民间老百姓购买的美元和海外并购流失的美元回到央妈的手中后,中国的外汇储备就能保住三万亿美元红线吗?人民币汇率就能够企稳吗?笔者表示很不看好。
其一,继美联储持续加息和启动缩表后,美国2018年开始大规模减税,将会导致大量国际资本和美国海外留存资本涌向美国,对于中国资本市场,将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失血效应,资本追逐利润,无可厚非,更何况中国经济下滑和政治政策不稳定,将会加速资本逃离中国。
其二,2017年中国政府充其量只是赢了中国资本家和中国老百姓,用尽手段让他们放弃持有美元和美元资产,但美国政府并未出手,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甚至与中国政府达成某种程度的默契。这是因为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对中国一度寄予厚望,暂时抛弃四千亿美元贸易逆差等多项宿怨纠葛。图穷匕见,金正恩的咄咄逼人即是给中国难堪,也让美国忍无可忍,基于新的国际政经局势,前不久特朗普政府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列为美国的对手。2018年,美国一定会在经济和政治上和中国有正面博弈和交锋,而美国手中可打的牌实在太多了,随便出一张,中国就会内伤。

其三,中国实体经济太过孱弱,泡沫即将破裂。虽然2017出口形势有所好转,但中国经济对于投资和信贷的病态依赖已经到了病入膏肓之地,债务危机已经几乎到了一触即发,2017已经曝出多家大型国有企业数十亿数百亿的债务违约问题,如果2018年周小川提醒的中国明斯基时刻到来,请大家不要觉得奇怪,该来的一定会来。值得特别一提的是,中国政府已经通过房地产,将高达五十万亿的债务成功转嫁给中国老百姓,当笔者在《中国危机大逃亡》中预测的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些高负债的中产阶级和亿万富豪将会第一批倒下,80%的中产一夜之间破产,并非危言耸听。

在2017年的最后几天,讨论人民币的汇率走势,笔者觉得有点奢侈。因为在明年的这个时候,可能公众最关心的话题,将不是如何保护财产不流失,而是如何保命,成功的活着。

(作者系旅美经济学者,高地智库研究员,著有《中国危机大逃亡》《中国危机路线图》等,本文2017年12月27日写于美国华盛顿。)




平论跨年直播 | 回顾2017,展望2018


平论Live | 中国危机大逃亡核心是自救,不是逃离中国


Monday, November 27, 2017

秦伟平: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背后秘密

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背后秘密
作者:秦伟平
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的平价租屋聚福园公寓发生火灾,包括8名儿童在内的19人葬身火海。一个月前,举世瞩目的中共十九大在这个城市开幕,在当局的强力维稳下,包括北京在内的所有大中城市都没有发生意外突发事件,中共高层顺利完成了一次权力交接,习近平成了最大赢家。几天前,中共的老朋友穆加贝遭遇军队政变,现在已经辞职下台,目前津巴布韦的总统是新朋友姆南加古瓦。我们不知道津巴布韦政局突变对于中共高层有没有触动,但十九大换届后北京这场离奇的大火似乎过于蹊跷,据说是因为用电暖气取暖引起意外,事后当局全力封锁消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随后开会部署“全市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要求全市地毯式排查;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要求无盲区无死角全覆盖,取缔一批违法场所,拆除一批违法建筑,关闭取缔一批违法违规和不符合安全条件的企业,所谓倒逼安全隐患突出的低端业态退出北京。

上周二正逢“小雪”,北京气温跌破零度。北京当局开展的雷霆行动正式开始,除发生火灾的大兴区外,海淀、昌平、朝阳等区的城乡结合部均发出清退通知,即日停电停水,所有被划入范围内的商铺、作坊、公寓等限3日内搬迁,马上清拆。超过十万人的底层老百姓受到直接影响,很多人来不及找房子,流落街头,更多的人陆续黯然离开北京。在当局眼中的十万“低端人口”几乎是一夜之间被撵走,完全无视市场公平原则和基本的公民人权。几乎在同一时间,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曝出虐待甚至性侵幼儿的惊天丑闻,当局并没有取缔“低端人口”一样火速取缔红黄蓝幼儿园,而是抓了两个老师顶包,把曝出丑闻的家长以造谣名义控制,试图平息全国公众的熊熊怒火。北京市当局一时间走上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们为何要如此匆忙的把底层农民工赶出北京?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背后的秘密。

日前,有数十位知识分子联名上书中共中央及国家有关部门,要求北京保障底层公民基本人权和生存权力,停止清理行动。这基本上是一场与虎谋皮的行为艺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真正理会过民间知识分子的声音,他们的这一场清场行动,只不过是他们接下来保卫政权和社会稳定的一个开始。有热心的公益机构想为无家可归的北漂者提供临时住处,一天之后就遭到当局禁止,政府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通过各种方式把这些底层外地人赶出北京,预计近日内将会有至少几十万人受到直接冲击,也有人测算预计近期将会清理三百万人。

我们从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到,十几万的农民工毫无选择余地,也没有一个人反抗,像温顺的绵羊一样被驱赶。很多北京市民都在想,这些外地打工人员也为北京做了很多贡献啊,保姆、清洁工等低端工作都需要他们来做,脏活苦活北京人谁愿意干啊!他们要是走了,社会运转岂不成了问题?在笔者看来,这些问题北京当局肯定思考过,只不过他们看得更远,他们关心的不是底层老百姓的死活,也不是北京本地市民的便利,而是政权和社会的基本稳定。

十九大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罕见的公开警示中国明斯基时刻和金融危机的风险,这不是空穴来风。中国的债务危机一触即发,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将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笔者在《中国危机大逃亡》中有详细描述,其中最大的危机就是大量失业,没有固定住房、没有工作、没有生存能力的数亿城市流民将会成为最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他们最终将会失控而造成剧烈的社会动荡,甚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可能造成千万人死伤的悲惨局面。未来的一幕幕危机,相信中国政府高层也有清晰认识,一方面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来试图延缓危机爆发,一方面做各种积极准备。如果说,此次北京率先大面积清理底层低端人口是既定应急方案的话,对于这个执政党和中央政府来说,这是一步好棋。一方面,经济持续下滑,包括北京在内的各大城市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与其等他们把积蓄花光再闹事,还不如早早出手,逼他们离开城市回到农村老家。另一方面,因为就业岗位减少,为了生存,这些由外来务工人员做的低端工作,也将由北京本地人包揽,可以更好维持北京的基本稳定。

对于讨生活的底层北漂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雷。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他们如果因此而飘到天津、广州、深圳等城市,很快将会被再一次扫地出门。多年来的中国城市化进程,数亿农民工早已离开家乡,适应了城市生活,只是没有办法在城市里买房立足,拿到城市户口。当政府需要他们贡献青春和廉价劳动力的时候,他们可以走出农村来到城市,如今,政府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和面包,他们必须回到原籍,虽然已经是物是人非的回不去的家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两会之后,全国大中城市都会开始跟进北京政策,开始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低端产业“低端人口”,当然,也会有更多的企业倒闭,也有更多的企业遭遇所谓“用工荒”。

当经济危机全面爆发后,中国政府将会首先保证大中城市的稳定与安全,包括基本的粮食供应,估计两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都会加入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列。至于数亿农民工被赶回他们不想回去的家乡,又没有足够工作机会,见惯了世面,又不愿意从事繁重的农村体力劳动,这些人聚集在广阔农村的风险虽然没有待在城市风险高,但最终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作为一个拥有无数惨痛历史教训的中国,万一遭遇粮食危机,城市和农村谁会更遭殃?社会危机大面积爆发的时候,今天开始被清理出门的“低端人口”会不会成为主力军?

    计划从来都是没有变化快,人算不如天算。中国未来变局的命运依然掌握在包括数亿底层草根在内的十四亿老百姓手中,对于各级政府官员来说,今日之冷血残暴会不会引发明日之祸?毕竟,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